艺术家的爱情:灵魂深处的碰撞!

2020-12-21 OnlyLady 付平0
我们都有点怪,生活也有点怪。当发现某人的怪与我们的兼容,于是联合成共同的怪,并称之为爱。—— Dr. Seuss

爱是唯美与浪漫,也可以是偏执和占有,爱是全世界最有力的东西,它可以治愈一个灵魂,也足以去毁灭一切。

Energy, Tanya Bilous

爱情在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不同的定义,那些浪漫的艺术家们,他们的爱情故事也被追随者津津乐道。著名的艺术家往往是兼收并蓄、魅力四射的个体。他们经常把时间留给其他有创意的人,一起建立亲密的友谊,有时还有浪漫的关系。

Friendship, Picasso

Ego, Zuzana Ridzonova

由于每个人强烈的个性,这些浪漫的关系往往是高度创造性的,但同时也冒着变得混乱和毁灭性的风险。

正因如此,可能在不少人的认识中,艺术家的情感总是敏感而多变的,他们游走在不同的爱情面前,视情人为艺术的缪斯。

 The Birthday, Marc Chagall

这群热爱艺术的人有一种特殊的能力,他们能够通过不同的艺术形式来表达他们的印象、感受和记忆,我们真正欣赏他们所做的,但这似乎并不能让我们更了解他们。

他们究竟是怎样谈恋爱的?他们的爱情是如何开始和结束的?也许从下面他们的故事里,你可以找到你想要的答案。

Love Letter, Anže Ivanuš

如何向喜欢的人表达爱意?


☑a.一碗樱桃

☑b.一座城堡

☑c.缝着你的样貌的手心

Pablo Picasso & Francoise Gilot

巴勃罗·毕加索(Pablo Picasso)对女性形态的迷恋可以说是源于他称之为缪斯的女性们。而这当中他最著名的缪斯女神是他的长期合作伙伴弗朗索瓦丝·吉洛(Francoise Gilot)。

当他在餐厅发现她时,眼睛里藏不住深情又激动的目光,他直接上前用一碗樱桃向她示爱。

他们相遇时,吉洛21岁,毕加索61岁。当时毕加索和他的同事多拉·玛尔(Dora Maar)住在一起,后来他为了吉洛离开多拉去了。他们的关系从最初的学生和导师,到后来演变成了一段充满激情的恋情。

吉洛把自己的事业放在一边,支持毕加索用新媒介进行实验,包括雕塑和陶艺。然而,由于毕加索的不断地和其他女人的调情,十年后吉洛离开了她的丈夫。

这段恋情以非常糟糕的方式收场,但在这十年不稳定的恋情期间,她和毕加索孕育了两个孩子,并且这对著名夫妇在艺术上相互启发: 吉洛在这十年中一直是毕加索的缪斯女神,而毕加索的作品也深刻影响了吉洛对立体主义的理解。

Savaldor Dali & Gala

西班牙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萨尔瓦多·达利(Savaldor Dali)和妻子加拉(Gala, 真名Elena Ivanovna Diakonova)的关系就像一种疯狂迷恋般的状态。对达利来说,1929年与妻子的首次见面便对她一见钟情了,他全然不顾世俗反对爱上了比自己大10岁的有夫之妇加拉。

达利在《Secret Life》中写道:“她注定是我的Gradiva,是那个让我前进的人,是我的胜利,是我的妻子。”Gradiva这个名字来自于Wilhelm Jensen 的小说《Gradiva》,Gradiva是书中的女主角,她给主人公带来了心灵治愈。

达利把加拉视为他的终极挑战,也是他的终极缪斯。他开始在他的画作上用两人的名字签名,直接署名 “加拉-萨瓦多尔·达利”。加拉还开始充当达利的经纪人,积极地把他的画作推销给有钱的买家。

1969年,达利在西班牙普波尔买了一座城堡作为礼物送给妻子加拉。她对他的慷慨激动不已,但也为她的新家制定了规矩:达利只有收到书面邀请才能参观城堡。

而对此,达利却觉得“情感上的严谨性和距离感就像宫廷爱情的神经质仪式所呈现的那样——增加了激情。”

David Cata

艺术家的绘画通常使用媒介如纸画布,木板等等。通常这些画的作品在美术馆或艺术展上展出,对艺术家作品感兴趣的游客甚至可以购买画作。

那么,如果艺术作品是在画家的手掌上创作的呢?一位名叫David Cata的西班牙艺术家,用自己的手掌为他认为对他生活有重要影响的人画了肖像,例如家人、朋友、老师或恋人的脸。

根据大卫的说法,这种用手掌作画的艺术是他的艺术项目“Overexposed Emotion”(过度情感暴露)的一部分。通过这个刺绣艺术作品,他展示了他生命中认为重要和他所爱的人。

“他们的生活已经和我的生活交织在一起,建立了我的历史,”卡塔解释道。

“活过的每一刻都留在记忆里,直到最后被遗忘。不知何故,这个事实是痛苦的,因为人们只留下物质的东西和痕迹。编织的肉体作品在结合、分离、痛苦和爱之间建立了一种共生关系,一种表现形式和象征意义的行动,并通过纪念、录像的足迹保存记忆。”

大卫创作这幅画所需要的工具只是针和线,就像缝纫衣服的材料。大卫开始用针穿过他手掌皮肤的最外层来作画。一幅手掌上的肖像画需要大概花费4个小时来完成。

从上面的这些作品你可以非常详细地看到,大卫不只是使用单一的颜色,他混合使用了几种不同颜色的针线。

一幅画作在完成后,缝线也会被再次剥落以画出另一个脸的形状。确实大卫的手掌上不免常常会留下了一些小的带血的伤口,他承认他并没有感到疼痛,因为他只是缝合了他的皮肤表面,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。

当缘分到了尽头,失恋后怎么办?


☑a. 爬长城

☑b. 将分手信放到展览上

☑c. 化悲愤为创作的动力

Marina Abramović & Ulay

热情、狂野、大胆、先锋,这些都是最适合用来总结乌雷(Ulay)和玛丽娜·阿布拉莫维奇(Marina Abramović)的工作。

这对同为行为艺术家的情侣甚至同一天生日,这也证明了他们注定会浪漫的命运。他们互相称呼对方为“the other”、自称是连体生物。他们同步的创造力让他们能够尽情探索自我和艺术身份,两人维持了超过十年的合作。

然而,并不是所有的爱都能天长地久,两人在最后一次合作中分道扬镳。他们在长城共同表演《情人》,一个山海关自东往西行走,一个从嘉峪关自西往东走,最后于二郎山会和,然后挥手告别。

直到2010年他们才再次相见。在阿布拉莫维奇2010年的一场名为“艺术家在现场”(The Artist is Present)的行为艺术表演中,任何观众都可以坐到阿布拉莫维奇的对面几分钟,可以只是看着对方在安静地沉思。

而就是在这,她和乌雷再次相遇。阿布拉莫维奇这场表演的目的只是在与任何人的会面期间保持不动,但当乌雷出现并坐到对面的椅子上,两人凝视后,她打破了自己定的规矩,和他双手紧握,眼泪潸然而落。几十秒后,乌雷起身离开,接着让下一个参与者参与。

这对情侣分手的原因不得而知,但他们是如何分手的至少很有诗意,甚至看起来似乎还有些希望。

Sophie Calle

当法国概念艺术家索菲·卡勒(Sophie Calle)收到男友的分手邮件时,男友肯定想不到这封邮件会成为她下一个作品的素材。

在2007年威尼斯双年展(Venice Biennale)上,卡勒对前男友的信进行了详尽而迷人的剖析,并在他落款后加上标题:照顾好自己。一开始,这个作品只是作为一种治疗方式,用来缓解恋人意外分手后的伤心、困惑和震惊。

为了理解这封邮件,她邀请了107名女性,用她们的专业技能“分析它、评论它、跳舞、唱歌、剖析它、耗尽它”。

一位律师运用了基于宪法的方法,认定他是“应受惩罚的”;一位法医精神病学家认为他是一个“扭曲的操纵者”;神枪手用它练习射击;还有像劳瑞·安德森( Laurie Anderson)这样的表演者将其变成歌词配上震撼人心的音乐。

卡勒感慨这一个月的“净化之旅”:“一个月后我感觉好多了,没有痛苦。这个项目计划取代了那个人。”

Edvard Munch & Millie Thaulow

挪威象征主义者爱德华·蒙克(Edvard Munch)经常深入挖掘自己的痛苦,并将其作为创作素材。疾病的痛苦、亲人的过早死亡是一些画作的灵感来源;另一些则从他一生中那些跌荡起伏的爱情故事中汲取灵感。

The Scream

Madonna

19世纪80年代中期,蒙克20岁出头的时候,遇到了米莉·索罗(Millie Thaulow),一个比他年长的已婚女子,蒙克曾与她秘密交往。他疯狂迷恋着她,当她结束了他们的恋情后,他就彻底崩溃了。

“一个经验丰富的世俗女人出现了,我接受着火的洗礼,”蒙克这样描述他们的恋情及其破裂。“我在这里经受了爱情的全部灾难,我几乎疯了。”

Love and Pain 

蒙克创作了几幅作品来回应他所承受的令人心碎的痛苦。在《Love and Pain》(1893-94)中,一头火红头发的吸血鬼女人看起来像是要从他身上抽干生命,而不是在拥抱她那脸色苍白的情人。

Ashes

《Ashes》(1894)探索了一个相似的主题:一个女人强势地站在画布的中央,而一个男人则在衰弱的痛苦中畏缩在一旁。一根烧焦的木头把这两个人物联系在一起,暗指爱情的炽热消亡。

In Love, Marcus Stone

总而言之,艺术家因为有着不同于平常人的才华和声望。作为公众人物,他们的生活暴露在聚光灯下,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更容易被折射,或多或少承受了误解。从羡煞旁人的模范情侣到最后的“痛苦不堪”,无非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。

The Kiss, Gustav Klimt

爱,这个永不枯竭的词,这个词代表了一种感觉,这种感觉在我们踏入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,并且继续存在于我们生命的每一个篇章中。对我们来说,这似乎很清楚,然后又回到一个未解之谜,为什么呢?当我们谈到这么多的情感、经历、遇到的人和我们走过的路时,这个词就出现了。

而这样一个人人都知道的词,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感觉,然而却很难定义。爱是我们对家人,对朋友的感觉,是我们对我们生活的世界和我们周围的自然的感觉。

Lovers, Picasso

Rendez-vous of Lovers, Tivadar Kosztka Csontvary

所以,如果我们靠近这个艺术家群体之中的单个个体,就会发现他们在亲密关系中遇到的那些问题,面对爱情的甜蜜与摇摆、事业与家庭的权衡和牺牲、共同生活的琐碎和烦恼、关系结束时的纠纷与和解,和我们每个人一样并无太多本质区别。

─ END ─
onlylady
OL时尚志